空集合

<這裡是寫來我自己爽的 ,少在我地盤上裝逼>
<立派大寫的 KKL >
<看清楚屬性 >
<光剛人格飯>
<禁掐架/禁踩KK相方>

一人磨两人活6~10

某方面來說這篇也算預言成真了,非常喜歡這篇,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重看一次

放肆:

6、


新专辑的探讨会被定在晚上六点半到九点。


堂本刚个人工作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正赶在下班堵车的时段,好不容易赶到事务所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


他敲开会议室的门:“不好意思我迟到了。”这样有些愧疚的打着招呼。


坐在主位上的是个满鬓银丝精神矍铄的老人,他左边的位置空着,右边坐着带着帽子的堂本光一。


见到堂本刚进门,大家纷纷抬头打招呼:“来啦,东京的交通够呛吧?”


“快进来坐,我们也刚刚开始,累了吧?”


堂本刚很自然的就坐到了堂本光一对面的位置。


“感冒好点儿了么?不能太累的话先别勉强工作。”老人敲了敲桌面,言语里满是关心,然后又看着身边的堂本光一皱眉:“你也是,不能再瘦了。”


很显然没想到第一次讨论会杰尼桑也会来,堂本刚把自己的帽子放在桌子上,看自家相方蠢呼呼的对着社长点头,不由得笑出声:“已经好很多了,不会耽误工作的。”


然后他挤眉弄眼的看了看堂本光一,又接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与其关心光一的体重,不如关心关心光一的毛发吧社长大人。”


“就是你一直在提毛发毛发,弄得堂本光一的毛发究竟是不是假发已经成了事务所七大不可思议都市传说之一了,你这家伙,我的毛发还都活的好好的呢。”


相方口气软软的,也不像是在生气的样子,反而有些像是在撒娇,当然当事人自己察觉不到就是了。


“你们啊……”杰尼桑无奈的叹口气:“不要一直拿这件事开玩笑,你看都有CM找上门来了,不知道的人该真的以为光一秃了呢。”


面对这两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的吵吵闹闹,杰尼桑往往也是非常的无可奈何。除了说句你们啊不要再这样了,也说不出更多的责怪的话。


——‘平时总是亲亲热热黏黏糊糊的,光一的眼神还总跟着刚君跑。’即使有工作人员这样投诉了,杰尼桑也只会用一句“因为是KinKi Kids嘛,这就是KinKi Kids的风格啊”带过。


MC的时间太长,因为是KinKi Kids嘛!


又放置嘉宾和观众们了,因为是KinKiKids嘛!


光一君又S观众,刚君还一味的放任他,因为是KinKi Kids嘛!


好像有很多事都可以被这样一笔带过,因为是社长一手带大的组合,是社长最宠爱的孩子之一,所以好像可以有很多特权。


只有最亲近社长的工作人员才知道,社长有时会看着这两个人的节目叹气,因为是KinKi Kids,好像他们享受了很多的光环和荣耀,可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却也背负了更多的沉重与阴暗。


他们曾走过的荆棘,曾闯过的黑暗,比所有人想象中的要更加刺骨更加沉重。所以才想在尽可能的尺度之内放纵他们吧。


“整天不是秃秃秃的说,就是胖胖胖,要不就是欧派和unko,这是偶像该说的话么?”社长板着脸严肃的皱眉。


“是是是,我们知错了。”堂本光一低着头看着眼前的文件,堂本刚盯着社长的侧脸,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回答着同样的话,甚至连语调都没有区别。


杰尼桑白了两人一眼:“U们,不要一脸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就是不改你又能把我们怎么样的欠揍表情。”


堂本刚犹如被人拆穿了一般的吐了吐舌头。


和堂本光一迅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再次不约而同的同时开口转移话题:“这次的工作呢……”


“果然还是想加入一些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元素吧。”


“对,比如说合作曲啊,或者是其他一些有KinKiKids色彩的东西。”


“当然更多方面还需要大家一起讨论。”


这样默契的分工,一唱一和的成功将话题引导出去,最后默契的停顿,简短的对视,不约而同的开口。


“那就拜托大家了!”


最后一句两个人和音出来的效果,是不一样的分量。


杰尼桑看着这样在彼此面前就会显得生动饱满的两个人,忍了忍,还是没忍住的露出了个温柔到甚至说有些慈祥的笑容。


这两个小子都有自己孤独痛苦的事情,即使在他们后辈眼里,堂本光一是无比强大的,堂本刚是社内最受宠爱的天才,可是时光不会偏心优待任何人。


正因为从一开始就是走精英路线的,所以他们的孤独和痛苦只能内部消化,除了自己不能向任何人寻求帮助。


即使那个时候JF之间的关系再亲密,可是有些痛苦也没有办法向外倾诉。


即使一直以来那么信任身为社长的自己,也没有办法彻底的依赖。


他们的痛苦和孤单都只属于自己,好像与任何人无关。哪怕是同在一个组合里的相方,恐怕都不能为彼此完全化解那些苦难。


他们能为彼此做到最好的事情,大概只有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实在挺不下去了的时候,就靠着自己单薄的肩膀撑到前面去,给对方一个缓和的时间。


即使那些来自于外界的压力再大、即使他们的臂膀再脆弱,也绝对不能倒下。因为在他们单薄身影的背后,还有一个正在疗伤的相方。


一旦有一个人彻底倒下,KinKi Kids这个组合就完蛋了。这是双人组合的悲哀,也是双人组合的幸福。


世界上有那么一个结界,里面除了KinKiKids没有别人,也不可能再有别人。也正是抱着这样的觉悟,这两个人才一直咬着牙走到了今天。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只是在疏远礼貌的敷衍对方罢了。


7、


“曲子那边已经在着手写了,虽然还没有什么头绪,但刚的话写词很快,所以应该不会耽误时间。”


堂本光一低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表情很认真。


他的马内甲颇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倒是堂本刚抬了抬,笑出声:“我们巨匠真的有不耽误一点时间的觉悟么?”


堂本光一使劲眨了眨眼睛:“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也是非著名作曲人好不好。”在座的人员笑成一团,天然的某位堂本先生不知道自己是说了什么能让大家笑成这样,不由得皱着眉可怜巴巴的看着堂本刚。


堂本刚一边笑一边安抚自家相方:“大家是觉得巨匠说话风趣幽默,才笑的。”


“什么嘛,那直接说不就好了。”堂本巨匠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个安慰。


会议就在这种轻松地氛围下继续了下去。


“总之二十周年的话,想做一些特别的东西。”堂本光一撑着自己的下巴:“合作曲的话会有,其他的曲目或者说PV下次会议的时候大家也可以提案然后我们共同再探讨。”


毕竟只是第一次探讨会,只是先把大方向定下来就可以。


会议结束的时候刚过九点,大家彼此告别依次往外退,杰尼桑抬头看了一眼准备起身的堂本刚,干咳了一声:“其他人先走吧,吱呦留下,我有话说。”


堂本光一看了一眼堂本刚又看了一眼社长,有些摸不准社长想干什么。


杰尼桑皱了皱眉头:“U那是什么眼神,我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紧张到有些小心翼翼的眼神,大概非常直接的出卖了巨匠的担心。堂本刚看着自己相方笑出声。


堂本光一真的是个非常好懂的人,一点也不知道怎么隐藏自己的情绪。


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才会让人觉得可爱的吧。


“哦。”吃了憋,堂本光一给自己扣上帽子,又瞥了堂本刚一眼,堂本刚冲他点了点头,他才准备开门出去。


“U们,又在用堂本国的语言交流什么乱七八糟别人读不懂的东西呢!”杰尼桑看似无可奈何的发怒。


这两个人,即使彼此什么也不说,通过眼神还是能够察觉对方想表达的意思。


“我听川岛说了,有个女人对U表白了?”


在会议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堂本光一听到杰尼桑对堂本刚这样说。心里那些细小的因为在solo过后见到相方的喜悦感被一扫而空,剩下的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愤怒和烦躁。


关于有人和堂本刚表白的事,他竟然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川岛是堂本刚的助理之一,是社长放在他身边的人。比起其他人来讲要更关注他的衣食住行和感情生活。


“嗯,是solo时团队里的工作人员。”堂本刚坐在座位上从容地回答,他的眼睛干净的像是深山里的湖水,清澈见底。


杰尼桑叹了口气:“拒绝了?”


“嗯。”肯定的答案,亦如之前无数次的那样笑着眨眼睛:“是个好女孩儿,可是还是觉得好像还差了点什么,没办法给别人完整的幸福。”


“你这个年纪,开始谈恋爱也是可以的。”


虽然社内一直有说不让谈恋爱结婚成家的传言,而且同事之间能够结婚的确实也少,但堂本刚毕竟是社长放在手心儿里宠爱的家伙,如果遇到了合适的人的话,社长恐怕也不会太过阻拦。


这些年对堂本刚表露心迹的人不少,有男有女。与堂本光一内敛的温柔不同的是,堂本刚的温柔是用肉眼看得见的。


他的温柔绅士在他的眼神、他的微笑、他的一举一动之中。


西川贵教曾经说过,如果把感情比作一个猎场,堂本刚是个猎人的话,大概没有他猎不到的猎物。甜蜜的陷阱透着奶酪的香气,没有人能在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神的注视下还能全身而退。


甚至有的时候有些诱饵不自觉的被遗漏,就会有小猎物自己找着送上门来。


最近这种情况似乎渐渐变得多了起来。


“还是随缘吧,总是没有合适的。”堂本刚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最近饭的年龄层也是,最小的只有八九岁,大的甚至连八十岁的都会来会场。男饭也渐渐变得多了起来,甚至比例比之前还多。”


他冲着玻璃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圆润的脸颊因为前几日流感的折磨有些消瘦了下去,从那双未曾变过的眼睛里隐隐还能找得到当年的金田一的影子。


“时间过得真快啊!”他这样感叹。


杰尼桑知道他在回避这个话题,不由的摇了摇头:“不单纯的只做一个普通爱豆,不是U自己的选择么。”


“不论结果好还是不好,都会自己承担,这是U当年跟我说过的话!”杰尼桑站起身:“那就始终遵从你自己的内心吧,无论是什么事。”


无论是事业上的事情也好,还是感情上的事也好。


“你们两个小子,我是管不了了。”J桑有些无奈的说。


堂本刚凑到杰尼桑的身边,有些乖巧的看着他笑:“会让自己幸福的。”他张了张嘴:“我和扣酱,绝对都会让自己幸福的。”


8、


堂本光一在自己的休息室里坐着,窗外的月亮被雾遮着,有些朦朦胧胧的。那种无法一眼就看透的感觉,像是他的心情。


“你知道刚solo的时候身边都有些怎样的工作人员么?”


堂本光一询问自己的马内甲,正在收拾东西的马内甲“啊”的一声抬起头,然后使劲摇了摇:“不知道啊,怎么忽然关心上这个问题了?”


明明从前绝对不会在意的。


没有回答,只是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奔流的车海,正在偷偷绽放的樱花,少了星星的苍穹和亮通通的苍白的月亮。


世界安静极了。


“光一君啊,真的打算在开始写曲子了呢!”马内甲笑着将东西装进包里,抿了抿嘴。


跟堂本光一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了,除了在工作上非常严格的要求之外,堂本光一基本上算是一个很温柔很好相处的艺人。


没有现在娱乐圈里那么虚浮的燥气,整天除了看看杂志也就是安静的在做自己的事。


不会仗着自己红或是资历深就欺压别人,所以可以说和他一起工作基本上还是非常愉快的。


正因为做了光一桑经纪人很久,他其实也是有一点了解了这个人的。


也许在堂本光一心里,唱出来的歌是不是自己谱的曲是不是自己做的词根本就无所谓吧!之前solo的时候也提案说过要让他自己作词作曲,他也是皱着眉头疑问为什么。


对堂本光一来说,只要是作品的质量上的去,是不是自己作词谱曲是不是大物提供的作品根本就无所谓。他们从来不曾缺过与大物合作的机会,所以才更能心平气和的看待一个作品本质的优劣。


可是这一次,他却主动的跟工作人员说了“不然这次试试合作曲吧。”这样的话。他抓着自己的头发点头:“已经在开始准备谱曲子了。”


其实公司方面从合作曲上来说,光一谱曲刚君写词是最理想的情况。


众做周知,堂本光一是一个非常好懂的人,他写的词大多数都代入性非常的强。即使他本人不知道,可是身边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词是想写给谁、是想表达怎样的情绪。


所以还是尽可能的想要避开这样的情况。


何况堂本光一本身就很忙,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能够让他平心静气的用来创作。可是最近,就是在这种忙碌状态中,他还是下定决心要开始做曲子了。


“果然还是因为刚君吧!”马内甲自言自语。


他家这个冷漠固执的艺人,超级S的巨匠,从来不擅长拒绝相方。用网络上的话来讲,大概就是家教太好了吧。


虽然刚君并没有当面要求过说一定要让巨匠做曲子,可是在采访杂志上提过两嘴,二十周年如果能出合作曲就好了这样的话,所以就被巨匠放进了心里。


小天使提出的要求尽量满足,不能满足创造条件也要满足,这是巨匠生活下去的基本方针。虽然嘴里一直说着好恶心,可是身体和思想比什么都正直啊巨匠。马内甲默默地在心底吐槽了自家艺人,然后冲着他摆摆手。


“今天你真的自己回家?那我可先回去了。”


“嗯。”


简单的哼了一声就算是告别。


出门的时候在走廊拐角看到了另一位堂本先生,刚刚把社长大人送去停车场秘书的车上才回来,心情看上去还不错的样子。


“刚君。”马内甲这样叫住对面的人:“光一君他,大概心情不太好。”


虽然和平时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副OFF时候的面瘫脸,但总归就是觉得他心情应该是不太好。


“好的,我知道了,回去路上小心。”笑着告别,堂本光一的马内甲觉得小天使果然就是小天使啊。


这两个人,都是在为对方着想的吧。


绝不肯参演舞台剧的刚君也是,愿意一声不吭开始写歌的光一君也是。他们都在用自己最好的方式,在呵护对方吧。


9、


推门进屋的时候堂本光一正在窗边抽烟。


在那样的夜里看上去有些孤单的样子,风从大开的窗子外扑进屋子,呼呼的吹得桌子上被架子固定住的纸四处翻飞。


看着巨匠单薄的背影,好像随时会溶在那种夜色之中消失不见。


堂本刚呼吸微不可见的抖了抖,有种细微的酸楚袭上心头。他走到堂本光一身边,伸手把窗带上,并没有说话。


在要撤回手的瞬间,忽然被自家巨匠拉进怀里,撞上了个硬邦邦的胸口。


“吱呦好慢。”嗓子沙哑低沉,话说出来口气却是撒娇意味十足:“都要冷死了。”字尾微微上扬,非常温柔的样子。


堂本刚好气又好笑:“初春就在这里吹风,我们巨匠是白痴么?”


“楼下那颗树要开花了。”巨匠大人所问非所答,堂本刚也不在意自家相方怎么会有那闲情逸致看开花没开花的事情。


回抱住纤细的腰,感受那个人冰凉凉的体温。


“没有答应哦。”语气之中带着笑意:“有好好的拒绝掉了。”


堂本光一一怔,知道怀里这家伙是在说刚刚杰尼桑与他说的那件事,不由得将胳膊又收紧了一些。


将那人紧紧圈在怀里:“好像瘦了很多。”隔着单薄的布料,能感受到嶙峋凸起的骨骼,少了些软绵绵的触感。


“会很累么?”堂本光一压低声音发问,指尖的香烟终于燃尽,只剩下青灰色的烟尘。


堂本刚拍了拍他的背:“没关系的,不是光一的错。”


10、


KinKi Kids这个组合,说来也是无奈,这些年来的绯闻除了团内恋爱就是关系不和,大抵两人团的关系都是这样?


靠的太近会被传出同性爱,离得太远又会说彼此不和。


总是找不到别人眼中最合适的距离,好像怎么做都是错的。所以有时候也会觉得双人团真的好累好麻烦啊,如果团员有五个或者六个的话,这样即使他们两个人偶尔一起出去玩被拍到也不会有什么不可以的吧?


直到后来事务所又出了新的双人男团,直到后来长大了,他们才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只有KinKi Kids这个团,是与其他所有组合都不一样的。


虽然叛逆期来的比较晚,但其实堂本刚先生也是谈过恋爱的。


那个时候虽然不清楚爱情究竟是什么,只是和那个女孩子待在一起的时候会感觉比较轻松,娱乐圈里所有九折八弯的灰暗都能暂且的忘掉,哪怕只是一起抬头看看云彩,都会有一种‘天好蓝哦,今天天气真好’的错觉。


他们两个人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前后脚的去同一间书店,一个人将信件塞到书里的某一页夹起来,另一个人马上跟在后面把书买下来。


有时候是一封只言片语的信,有时候是几片风干的玫瑰花瓣,少年时期不可言说的暧昧与微妙的浪漫,像是悬疑剧一般被上演的淋漓尽致。


即使没有牵手,不能光明正大的一起逛街,可是只要是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好像就足以满足少年干涸的灵魂了。


只是在这样的世界,注定每一个年少的美梦都会被现实撞击的支离破碎,然后一觉睡醒,少年会发现成年人的世界是那样的丑陋不堪、那样的现实冷漠。


被叫到社长办公室,身为高层之一的大人同时也是他们的经纪人,只是皱着眉说了两个字:“分手。”他背后是落地窗,阳光莫然的从他身后跃进屋子,冰凉刺骨:“要么你与她分手,要么KinKi Kids解散,你俩都给我滚蛋。”


堂本光一倔强的站在堂本刚前面一点的位置,脊背挺得僵直,瘦弱的像是一个剪影。他没有说话,拳头握的紧紧的。


依然年少的堂本刚默默地在流泪,他把头压得低低的,不知该怎么办。


忽然堂本光一走到他面前,很坚定的口气,在询问:“会分手的吧,吱呦。”那么确定的、不容拒绝的口气:“要不我们的KinKi Kids就完蛋了。”


堂本刚绝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堂本光一。


他在堂本光一的眼睛里读到了坚决、冷漠、坚硬、甚至有侵略性的恶意。于是堂本刚退后一步,颤抖着声音嗯了一声。


在经纪人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之后,飞快地夺门而出。


堂本光一跟在堂本刚身后,向经纪人鞠了一躬,也慢慢的出门去了。他的指甲深深嵌在掌心,留下丑陋的月牙形痕迹。


他从未打算过隐藏。


年少的堂本刚在宿舍里哽咽着捶打着堂本光一的胸口。


“这件事我只与你说过。”他曾经那样的绝望,他的那些青涩的、粉红色的秘密,只与同屋人分享过,可是转眼就被拎到了大人的眼皮子底下,像是一只丑陋的濒临死亡的鱼,翻起了白白的肚皮。


“我讨厌你。”嗓子哭哑了,最后来来回回只剩下这一句话。


“我讨厌你……”堂本刚也曾这样对堂本光一哭诉过,而堂本光一只是紧紧的将他抱在怀里,咬紧自己的下唇,什么也没有说。


一天之后,他走到还在与他冷战的堂本刚面前:“我也分手了。”他看着堂本刚的眼睛:“我们就好好的做好KinKi Kids吧,只有你和我,没有别人。”


——如果结婚的话,你想怎样求婚呢?


节目上曾经被问过这样的问题,堂本刚想了半天才默默回答:“你愿意成为KinKi Kids么?”或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于堂本刚,KinKi Kids曾是他的全部。


所以,如果结婚的话大概会问,你愿意成为KinKiKids么?


这么多年过去了,堂本光一一直觉得在这件事上堂本刚是在怪罪他的。


如果不是他,堂本刚大概会与所有少年一样,谈一段简单美好的初恋,然后自然而然的分手,再寻找新的恋情。简简单单的、平平常常的去爱。


可是因为他,堂本刚在自己的爱上锁上了一个名叫KinKiKids的沉重枷锁。


他到现在都还能清楚地记起,少年时期如核弹爆炸一般迅速崛起的嫉妒感和占有欲。在黑暗的夜里,丑陋的生长长大。


听着身边的孩子用软绵绵的语气给他讲着书里夹着的是怎样鲜红的玫瑰,心里盛开的是如何的芬芳,瞬间溢起的恨不得将一切扯碎的戾气。


“没有别人,只有两个人的KinKi Kids。”


这句话不仅仅锁住了堂本刚,也锁住了他自己。他将那个人抱在怀里,压着嗓子重复:“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两个。”


所以后来堂本刚有时候即使吃他醋吃的毫无道理,也会让他举起双手投降。除了自作自受四个字堂本光一已经想不到别的解释了。


不过对堂本光一来说,如果无理取闹的那个人是堂本刚的话,也还是很可爱的。毕竟,堂本刚记住了他的话,并将其深深的刻印在了灵魂上。


后来彼此也不是没有交过女朋友,年纪再大一点的时候,开始懂得了彼此隐藏。别别扭扭的开始了新恋情,可是不能心无旁骛去爱的爱情,很快就会凋零枯萎,变成丑陋的枝桠。


于是久而久之,身边也就只剩下了彼此。


堂本光一曾嘲笑堂本刚在歌词里总是写着想被别人拥抱的字眼,嘲笑他是女孩子么。可是又会在自己写的时候,大篇幅的加入想要拥抱你拥抱你守护你守护你这样的词汇。


在世界上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时候,他们与彼此就已经是互补的关系了。


会享受于相方依赖的堂本光一,觉得钓到鱼之后第一个就想告诉自己的堂本刚好可爱的堂本光一,几次提到那些过往,说起这些的时候笑容柔软的像是棉花糖,这些事情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


大概在堂本光一的内心深处,他一直介意着最初的那件事。他辜负了小小的堂本刚的信任,残忍的打破了他青涩的梦。


堂本光一从来也不会去思考自己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拆散堂本刚与那个女孩儿的,也许是不想影响到组合,也许是其他的什么原因,总之在他能思考之前就已经着手这么做了,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


所以他只想着在之后的日子里更加纵容堂本刚。


把堂本刚变成世界上最任性的孩子吧,堂本刚让他翻跟头也好,教他假的梗在他在电视节目上出丑也好,让他道歉也好,拿他最在乎的事情当众开玩笑也好,所有的所有,把堂本刚宠坏,让他变得任性,让这样的堂本刚,变成他一个人的宝物。


今天的巨匠也是计划通。               


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家相方心底那唯一一点小敏感的地方,堂本刚才在上万人的面前给他唱了《不是他的错》,他那么认真的给堂本光一唱着不是你的错,堂本光一垂下眼睛,心脏在猛烈的跳动。


这个世界上,之于他来说,大概再也不会有谁能比堂本刚更懂他更贴心的了吧。柔软明亮的哪怕让他把自己的生命交出去也无所谓。



评论
热度(331)
  1. MDino放肆 转载了此文字
    @阿漱
  2. 空集合放肆 转载了此文字
    某方面來說這篇也算預言成真了,非常喜歡這篇,每隔一段時間就要重看一次

© 空集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