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集合

<這裡是寫來我自己爽的 ,少在我地盤上裝逼>
<立派大寫的 KKL >
<看清楚屬性 >
<光剛人格飯>
<禁掐架/禁踩KK相方>

「ザテレビジョンCOLORS」vol.15.Silver 堂本光一对谈PART

光一的創造性是嚴謹的 , 想把從0到1的世界做得很完美

在追求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上絲毫不對自己手軟 ,

如果把我看過的人當中對自己嚴苛的程度由一到十分等

他肯定是最高級,對自己殘忍的境界

但他也是我看過生命火花綻放最燦爛奪目的人

天使が消えた街:

    
    以在舞台上闪耀的堂本光一的姿态为印象而进行的本次摄影。按下快门一瞬间强烈的闪光灯。完全没有有不安的躲闪,只有挺胸抬头仿佛挑战一般面对着的那双瞳孔让我们感受到了强烈的存在感。映照出周围颜色的银色,虽然在光照不到的地方静寂的萦绕,但若是对它们照以强光,就会将一切尽数反射,甚至在那之上更添一层强烈的光辉。即使融入周围,可绝不会被周围所同化的强烈个性。那孤高的存在感,正是与这人最相似的存在。而对那样的光一问起银色的印象。他稍适考虑后,只回答了一句“是很棘手的颜色”。


  “在考虑舞台设计的时候,意外的会和这个颜色陷入苦战呢,比如想要组织场地设备的的话,(银色的话)会起光晕。如果那样的话会将好不容易设计好的照明都抹消。那个就算演出服也是一样的,照明照在银色的服装上就会看不清身体的动作了,如果用的不好的话连舞蹈都会消失。是很难用好的颜色。但是,如果能用得好的话,也会成为点睛之笔。”


  这很像以现在已经成为他的人生事业的《Endless SHOCK》为开始,自己的演唱会也从全体构成到美术,服装,照明全部的舞台设计都负责的他说出来的话。


  “特别是在设计照明的时候对于颜色的平衡的把握是很重要的,关于颜色的使用会考虑很多呢。但是日常生活中,谁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完全不会在意,因为我没在注意啊(笑)”


  更加深入的询问了关于颜色的问题。


  “舞台上使用起来比较容易的是红色。虽然作为照明使用的红色很难把握,但是作为服装颜色使用的红色很容易被照明映照。也许是在困扰的时候用了相当多的颜色。”


  这次,光一开始了时隔已久的作为solo artist的活动。发行专辑,是继前作《Gravity》以来,时隔约三年。第四张专辑的题目是《Spiral》,虽然是饭期待已久的新专辑,可他却说着“关于solo活动,很遗憾并不是为了饭(笑)”一边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因为周围的人都说‘差不多是不是该做了?’我才决定要做。只是心情和感觉的产物。”


  言语之间虽然有些冷淡,但是从一旦开始制作的一瞬间,他系于作品之上的热情就永无止境。虽然实际收录于专辑中的,只有初回盘中的13首外加3首bonus track的一共16首,但为此“总之拼命听很多demo曲”。从中“选出自己想要表现的曲子”的竭尽全力的这一张专辑,全篇以dance music为基础,从有些有些擦边的hard曲风,到加入了jazz曲风要素的柔和曲子,还有可以加深光一作为歌手实感的抒情曲风等,组成了这一张充满各种不同风格的曲子的作品。


  “实际开始做了以后逐渐就会感觉能看见自己想要做的方向性了。”


  而说到“想要做的事”,得到了“那些全部都包含在专辑中了,大家听了就会明白了”这样的回答。至今为止的采访都是这样,无论是花费多少心血制作的作品,他都不会通过语言表现出来。因为对于他来说“完成的作品就是所有”而已。


  “因为我觉得通过自己的语言来说明是件很不好的事。因为,都已经创作完成了。说实话,我到底受了多少累,到底花了多少时间制作,对于买了专辑来听的人是完全无所谓的事。重点是,到底能作出多优秀的作品。”


  以7月12日的北海道为首,包括大阪,横滨,福冈,名古屋的五大都市巡演也即将开始。


  “虽然还没有仔细考虑的时间,还没有做出什么创意,但是在以为让观众看见作为artist的堂本光一为准在考虑。比如《SHOCK》因为都是演出中的场景,一切都是为了塑造koichi这个人物形象而服务。而在solo concert中考虑的则是观众看见怎样的堂本光一会感到高兴。”


  从自己口中说出自己的名字也,好像在说别处另一个人格的“堂本光一”一样,而在那其中蕴含的,是他有多么冷静的在审视自己吧。“我在很多地方都说过,我即使在演唱会上也从不会饭撒,也不会对饭挥手。大概,就算挥手也无法传达给所有到场的观众吧。比起让观众因为得到了饭撒而以后继续支持,继续来看演唱会,我更希望观众因为想要再一次看到我做的舞台而来。我希望能做出能让观众这么想的舞台。”


  话是这么说,作为饭的心理,果然还是想要看见挥手的光一吧。


  “我当然知道有很多会因为我挥手而开心的饭,在这里wink的话会比较帅气,这些我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哦。只是单纯的,我做不出来啊。”


  虽然是一贯的冷静语气,但是快速说完以后略带害羞的微笑,让我们窥见了他略显害羞的本性。


  “单纯只是,我并不适合那样的被看待吧。无论什么事,很讨厌被看做是在耍帅。无论是跳舞还是其他的什么,我都没有刻意展现怎样的自己,也没有考虑怎样让自己看起来更帅气。重要的是,那个编舞能不能看起来更加帅气,因为我想传达那份帅气才是我的工作。”


  最多只会说“我自己只是为了达成目标的一块拼图而已”这一句而已。


  “比如,舞台上演的当天,当我在观众席一方调整照明的瞬间,那一瞬间作为艺人的我是不存在的。那时候我的视线很自然是和工作人员完全一样的。”


  不沉迷于周围的赞扬,只是单纯的追求着自己的信念中的完美而前进。光一之所以被评价为克己,就是因为这点。虽然他本人说“只是不想不安的站在准备不完全的舞台上”,但是能一直继续着才是最困难的。


  “单纯的,比起被人觉得好无聊,让人们觉得很精彩不是更好吗。比如在哪里偷工减料的话,最清楚这一点的是我自己啊。而那样的话如果最后作出了不好的作品,丢人的可是我啊。甚至在那之上工作人员们也都会受到影响。”


  过去因为《SHOCK》来采访的时候,提到过“如果我明确的表示出了目标的点,周围的工作人员也会都向那一点齐心协力,company就会自然而然的融为一体。我对舞台的毫不妥协,也会让作品愈加成长。”那么,让他如此向高处挑战的动力是什么。


  “最终,无论如何都会做成什么样的作品吧。然后创作那个舞台这件事本身,就是很让人开心的,会让人感觉喜悦的。”


  原本就是一个拥有创造者资质的人吧。但是另一方面,他也清楚人们同样在追求着作为表演者的独一无二的堂本光一。而如果去问光一本人的话,他大概会毫不退让的回答说“不是为了饭是为了自己”吧,也许作出让观众最满意的舞台这件事,就是他对追求着那一方面的饭们最纯粹最直面的回答。


  观众们的鼓掌和欢呼会成为前进的动力吗?被问到这样的问题时,他带着略显困惑的表情略带生硬的说“嘛,当然能感到观众们很开心。从气氛上来说。”,他继续说“比如和下一张专辑下一场演唱会的形式有着确实的联系,我想会在那里表现出结果吧”。看上去冷静帅气,但其实有些笨拙的一心一意脚踏实地。“我想来看演唱会的人们大多都是听过了专辑来的。但是,如果能通过看演唱会,能更加喜欢那首歌。能喜欢上之前单纯听专辑的时候没太注意的歌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评论(1)
热度(36)
  1. Eva歐洲空集合 转载了此文字
    如果把我看過的人當中對自己嚴苛的程度由一到十分等 他肯定是最高級,對自己殘忍的境界 但他也是我看
  2. Lucky空集合 转载了此文字
  3. 尽不相逢空集合 转载了此文字
  4. 空集合どこにでもある唄 转载了此文字
    光一的創造性是嚴謹的 , 想把從0到1的世界做得很完美 在追求自己想要表達的東西上絲毫不對自己手軟

© 空集合 | Powered by LOFTER